加载中...

寡妇

主演:
凯特·贝金赛尔  查尔斯·丹斯  阿莉克丝·金斯顿  奥拉维尔·达里·奥拉夫松  雅基·伊多  马修·勒·内维兹  马修·格拉威尔  露易丝·布瑞丽  玛蒂尔德·瓦尔尼耶  希欧布罕·芬内朗  珍娜·厄普顿  奥利弗·布莱克本  阿柏娜·艾弗  弗朗西斯·乔勒  加雷思·大卫-劳埃德  BabsOlusanmokun  LuianaBonfim  BartFouche  ShalomNyandiko  PamelaNomvete  Jo  
备注:
8集全
类型:
美国剧 剧情  悬疑  
导演:
奥利弗·布莱克本  塞缪尔·多诺万  
年代:
2019
地区:
英国
语言:
更新:
2019-06-27 23:49
简介:
凯特·贝金赛尔将出演8集惊悚剧《寡妇》(TheWidow,暂译)。亚马逊、ITV联合出品,哈里·威廉姆斯、杰克·威廉姆斯(《伦敦生活》)担任编剧及执行制片。故事讲述一个寡妇(贝金赛尔饰)在新闻中突然看到已故丈夫依然健在,这一切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该剧将于本月在南非、威.....详细
云播放地址1
观看提示:
影片加载需要时间,请耐心等待,如果加载时间过长或则无法播放请刷新几次或者切换其他播放来源试试,如果播放过程中出现卡顿,请暂停几分钟后再开始观看,祝观影愉快!
相关美国剧
寡妇剧情简介
美国剧《寡妇》由凯特·贝金赛尔,查尔斯·丹斯,阿莉克丝·金斯顿,奥拉维尔·达里·奥拉夫松,雅基·伊多,马修·勒·内维兹,马修·格拉威尔,露易丝·布瑞丽,玛蒂尔德·瓦尔尼耶,希欧布罕·芬内朗,珍娜·厄普顿,奥利弗·布莱克本,阿柏娜·艾弗,弗朗西斯·乔勒,加雷思·大卫-劳埃德,BabsOlusanmokun,LuianaBonfim,BartFouche,ShalomNyandiko,PamelaNomvete,Jo主演,2019年英国地区发行,欢迎点播。
凯特·贝金赛尔将出演8集惊悚剧《寡妇》(TheWidow,暂译)。亚马逊、ITV联合出品,哈里·威廉姆斯、杰克·威廉姆斯(《伦敦生活》)担任编剧及执行制片。故事讲述一个寡妇(贝金赛尔饰)在新闻中突然看到已故丈夫依然健在,这一切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该剧将于本月在南非、威尔士、鹿特丹取景拍摄。
寡妇影评

电影情节很简单,就是一个变态妇女利用女主的天真善良来控制她的故事。

于佩尔天才级的表演令我目瞪口呆,她冲女主吐口香糖那一幕,她古怪的咀嚼,微妙的笑意,眼角眉梢的不屑,简直令人遍体生寒。

后来她光着脚、踮着脚尖以芭蕾的轻快舞姿出场,瞬间用麻醉药放倒侦探,侦探被麻醉,手枪失了准头,她躲侦探子弹时,依旧是顽皮的芭蕾舞姿,“嘻嘻,没打到,又没打到,嘻嘻,你打不到我。”光脚踩在木地板上那哒哒的脚步声甚至还有一丝顽童式的天真,——太恐怖了。

于佩尔演得太好了。

女主也演得很好,把温室里花朵那种外强中干的“虚胖”演出来了,哪怕外表强壮成熟,内里都还是不堪一击。

除了演员的表演,这部电影在人物心理层面的表达堪称无懈可击。

一个遗落在地铁上的绿色手提包,既是诱饵也是筛选目标的筛子。包包暗绿色,大气低调,有一点金属装饰,不至于低调到看不见,毕竟它还是诱饵。包包里装着一张中年妇女的身份证,一板缺了几颗的药,小钱包内一小卷现金。这些讯息集中在一起,透露出失主于佩尔的身份:一位端庄秀丽的,身体欠佳的中年妇女。换句话说,她不足以让人戒备。

假如捡到包包的人,直接把钱拿了,包包扔了,那这样的人本来也不是于佩尔想找的目标。所以包包本身也是筛子,只筛选她渴求的目标:天真、善良、对世界的险恶一无所知,最关键的是,不排斥比自己大一辈的同性。(因为于佩尔想找的是女儿的替代品)

女主出现了,哪怕身材壮如小牛犊,但内心柔软天真,在家被父母保护,在外被朋友保护,她最大的坎就是母亲去世,最大的痛就是母亲身故后父亲身边有了新人。换句话说,女主十分缺乏对危机的认识。

也因此,她是于佩尔最完美的目标。

天真善良的女孩找上门去,把包包还给失主于佩尔。于佩尔独居一幢大房子,房内洁净,家具陈设井然有序,而女主人于佩尔穿戴考究,举止得体,身材纤细,足足比女孩小一大圈,她气质优雅沉静,说话幽默,法国口音那么迷人,她一边说话一边弹琴,琴声美妙,法式风情展露无遗。双方短暂的交流后,于佩尔的信息补全:老公已故,女儿在外国读书,她很寂寞。

看,多么令人放心的一位阿姨啊。

对了,这位阿姨还不会玩手机,并怀念以前养的狗。

小女孩的热情被点燃,她热心快肠的教阿姨玩手机,并提议陪阿姨去领养一只狗。

这个细节充分说明了于佩尔是操控人的高手,她并不是真的不会手机,后来她假装女主发照片还在照片上PS打字,那手机玩得多溜。她也不是真的喜欢狗。

她只是通过喜欢狗、假装不会手机来制造话题,拉近女主,不然年龄差了一辈多的两个陌生女人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她们的友谊从哪里立足、生根?

女主陪于佩尔去领养了狗,两人越走越近,于佩尔表现得极其正常,还和远在法国学音乐的女儿通电话,听得女主那叫一个羡慕,女主吐露了对亡母的思念。

这也更令于佩尔确定了女主的身份:完美的女儿替身。

她们相处得那么和睦那么好,一起下馆子一起下厨,两个人都厨艺非凡。

直到女主找蜡烛时发现了一柜子绿色手提包,足有二、三十个。打开看,每个包包内的配置都一样:一张于佩尔的身份证、一板拆了几颗的药,一个钱包,一小卷现金。只是每个包包的外面贴着一些女人的名字。

女主这才觉出情况不对,借故走了。

于佩尔开始纠缠女主,解释,道歉,发几十条短消息,打几十个电话……直到这时,女主都没有把于佩尔拉黑。我觉得这个设定是可以理解的,温室里长大的小女孩多半觉得拉黑太伤人了,只要自己不理于佩尔,于佩尔自己就会消停了。

但……并不会消停。

于佩尔开始跟踪监视女主,毕竟是做惯做熟的老手,一点都不会犯法。她就站在女主打工的餐馆两米外盯着女主看,哪怕把全店的服务员都看得毛骨悚然,她也没犯法——报警也没用。她只是站在大街上而已。

不但跟踪女主,还跟踪女主朋友,还一边跟踪一边把即时照片发给女主。吓得两个小女孩在大街上一顿瞎跑。

报警,还是不管用。这不就是个大家互拍照片互相发的时代吗?于佩尔没犯法啊。

于佩尔还打扮得跟香奈儿似的到女主上班的餐馆用餐,指名要女主服务,然后掀桌子砸酒瓶,撒泼大骂,搞得大家都以为她们俩是拉拉情、百合怨。餐馆同事报警,于佩尔被警察带走。

但隔天就放了,毕竟她只是喝酒闹事。

女主的心态开始崩了,她彻底无措了,因为小奸小坏的于佩尔每次都精准无比的从法律的天网中穿过。

女主也辗转打听到于佩尔的女儿早就自杀死亡,所谓的和女儿通电话,女儿在法国学音乐,甚至于佩尔的法国身份和口音都是假的——她是匈牙利人。

不止女主,连女主的朋友都开始疑神疑鬼,没事就蹑手蹑脚走到窗边拨起百叶窗瞄一眼,生怕楼底下又是纠缠不清的于佩尔。

也就是说,即使被于佩尔心理和精神双重折磨到这个程度,女主都还只是想着逃,去度假,逃离那个处境——哪怕暂时逃离也好。她不暂时逃离又该怎么办?是去发飙吗?还是找到于佩尔撕破脸?那撕破脸到什么程度?口头威胁的程度?或是直接肉体消灭的程度?甚至不死不休的程度?

后来于佩尔登堂入室,给女主下了麻醉药后将其带走,因为于佩尔扶不住高壮的女主,在出大门时她还利用自己的孱弱让热心路人帮忙把女主扶上车,“我侄女生病了,我要带她去医院,帅哥请你帮忙扶一把。”试问哪个人会拒绝?

在路人的帮助下,于佩尔成功绑架女主,把女主关在木箱里——就和她以前关女儿一样。

睡木箱和睡棺材有什么区别?都是黑暗、窒息、狭小,连转身都困难。

女主的心理再溃一层。她始终没想清楚自己要怎么反应、怎么处理对方。甚至她连自己其实已经处于生死边缘都没意识到。她可能还在想:“她还不至于要杀我吧,她关着我只是因为她无法走出丧女之痛。我也不至于要和她拼命,还不至于到那一步吧。还不至于吧?不至于吧?”

女主好不容易抓到下厨的机会,用蛋糕模具切断于佩尔一根手指,还敲晕了于佩尔,可惜女主在心理上早已经输了,所以她能想到的只有逃离,而不是面对,而不是把于佩尔捆起来,甚至更进一步的、更彻底的反击、解决。

大门是锁着的,钥匙又找不到,女主犹如无头苍蝇般在于佩尔房子里找出口,她是真的慌了,慌到缝隙里的玻璃门也去拍几下。那一点缝隙,就算拍碎了也钻不出去,足见她有多慌,六神无主的慌。

跑到地下室,看到大口袋里藏着奄奄一息的陌生少女,她更怕了,魂不守舍的恐惧。

慌+怕,大象都得跪。于佩尔醒来后马上把她放倒。

“我们是天生一对,我对你已经很优待了。”——和地下室那些尸体相比。

在于佩尔看来,她们一个死了妈,一个死了女儿,在一起就能补上那个缺,是天生一对。

这一次,女主被驯化。

母女模式顺利建立:吃饭,洗澡,学琴,一个教一个学,弹错就挨揍,不听话就被罚睡木箱。

女主的父亲高薪聘请私家侦探找女儿,但侦探被于佩尔超出常人的冷静迷惑,言语间她还隐隐透露她和女主是拉拉关系,年轻拉拉辜负年老拉拉,分分合合似乎很正常,侦探更迷惑了。更让侦探想不到的是,于佩尔很轻易就能起杀心、下杀手。侦探被她麻醉后秒杀。

这就是区别。

那正常人该怎样判断自己身处绝境该下狠手呢?

那正常人该怎样判断自己身处绝境该下狠手呢?

那正常人该怎样判断自己身处绝境该下狠手呢?

…… …… ……

看这部电影之前的几天,我看了被LQD强奸的受害者的访问,我觉得她的心理转变太真实了。即使她被QJ,她当时也没想撕破脸来个鱼死网破,而是担惊受怕,怕对方的势力,怕以后找不到工作。对于LQD,当时她只想快速遗忘及逃离那个处境。直到后来,她才意识到必须要面对,要解决。

所以昨天当我看这部电影时,我觉得这部电影太有意义了。

现在满世界女权,声浪一波高过一波,令我们产生错觉,觉得自己非常强大,无所不能。但这部电影它提醒了女性的脆弱,以及我们其实十分缺乏训练:当身处绝境时,我们未必能及时认出那就是绝境,该怎么反应和反击,以及该反击到哪个程度。